• 工程简介

    Project Introduction

    三峡水电站,即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工程,又称三峡工程。中国湖北省宜昌市境内的长江西陵峡段与下游的葛洲坝水电站构成梯级电站。

    三峡水电站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水电站,也是中国有史以来建设最大型的工程项目。而由它所引发的移民搬迁、环境等诸多问题,使它从开始筹建的那一刻起,便始终与巨大的争议相伴。三峡水电站的功能有十多种,航运、发电、种植等等。三峡水电站1992年获得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批准建设,1994年正式动工兴建,2003年六月一日下午开始蓄水发电,于2009年全部完工。

    三峡工程预测的静态总投资大约为900亿元人民币,其中工程投资500亿元,移民安置400亿元。

     

    工程地位

    ―世界防洪效益最为显著的水利工程。

    ―世界最大的电站。

    ―世界建筑规模最大的水利工程。

    ―世界工程量最大的水利工程。

    ―世界施工难度最大的水利工程。

    ―施工期流量最大的水利工程。

    ―世界泄洪能力最大的泄洪闸。

    ―世界级数最多、总水头最高的内河船闸。

    ―世界规模最大、难度最高的升船机。

    ―世界水库移民最多、工作最为艰巨的移民建设工程。

    大国工匠

    Great power craftsmen

    < >

    马洪琪

    水利水电施工专家。上海市人。1967年毕业于清华大学。曾任水电十四局总工程师。现任云南澜沧江水电开发有限公司总工程师。主持和参加建设鲁布革电站、漫湾电站、广州抽水蓄能电站、浙江天荒坪抽水蓄能电站、大朝山电站、黄河小浪底、长江三峡水利枢纽等大型水电工程20余座,探索并完善了各种地下工程和各类土石坝施工技术。

     

     

    工程大事记

    Engineering Events

    工程参数

    Engineering parameters

    社会效益

    Social benefits

    水资源综合利用

    我国的人均水资源只有世界平均水平的1/4,属“极度水资源缺乏”,节约集约利用水资源十分重要。

    航 运

    长江干流流经六省二市,历来就是沟通我国西南腹地和东南沿海的交通运输大动脉,在国民经济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

    发 电

    三峡水电站装机总容量为1820万kW,年均发电量847亿kW·h,将产生巨大的电力效益。

    工程故事

    Engineering story

    回顾三峡移民十余年 移民百万谱写中华正气之歌

    1992年4月3日,七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通过了兴建长江三峡工程的历史性决议,这个让中国人民企盼了近百年、论证了40年、争论了30多年的跨世纪宏伟工程,终于拉开了序幕。然而,在“高峡出平湖”的梦想与构筑大坝的现实之间横亘着一个巨大的困难——百万大移民。110多万人民要告别故土、举家迁移,其难可想而知!   人民日报今天刊文称,15年过去,随着三峡大坝的成功截流蓄水,我们可以自豪地说,三峡工程树起的不仅是一座有形的丰碑,更是一座印在人民心中的丰碑。 那为国家无怨无悔的惊天壮举,正是社会主义荣辱观的生动体现;那可歌可泣的三峡移民精神,奏响的正是新时期中华民族的正气强音。   百万库区儿女一步三回头告别家园。在国家和民族的利益面前,这个普通而又伟大的群体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牺牲和奉献   走惯了峡江路、看惯了三峡水、听惯了长江号子的库区儿女没有豪言壮语,他们毅然辞别故土,或就地后靠、或投亲靠友、或自谋出路、或远徙异乡。他们挥泪迁祖坟、离父老、别乡亲,割舍掉亲情,割舍掉爱恋,割舍掉风情习俗,割舍掉祖居老屋,割舍掉熟悉的一草一木……一句“舍小家、为国家”诠释了他们深厚的爱国情怀!   重庆市万州区太龙镇65岁的外迁移民魏太得在即将启程离开故乡的时候,激情满怀、心潮澎湃地写下一首《离别情》:“离别情,离别情,离别之时难舍分。土生土长几代人,乡里乡亲几十春。为了三峡大移民,幸福生活起航程。我们愉快离,我们愉快分。”   三峡移民的奉献精神不是一句口号,而是实实在在的行动,是用毁弃家园、割舍亲情的伟大壮举铸就出来的。在10余年的移民搬迁过程中,三峡库区人民亲手毁掉含辛茹苦积攒下来的家产,亲手拆除赖以谋生的工厂,含泪砍掉赖以发家致富的果园,忍痛卖掉经商运输的船舶……   为了清库,万州区武陵镇禹安村65岁的董生芬老太太,含泪砍倒了40年前她和丈夫亲手栽种的定情树,树一倒,她浑身瘫软,泣不成声。巫山县培石镇培石村谭成栋的父亲临终前说:“我要葬在江边,听着江水声,才睡得踏实。”但为了三峡库区水质,谭成栋给父亲迁了坟。   正是库区人民的牺牲换来了三峡工程建设的如期进行,换来了“高峡出平湖”梦想的实现。   千言万语做工作,千山万水送移民,千辛万苦办实事。千万个移民干部用血和汗铸起了同三峡大坝一样巍峨的丰碑   三峡库区移民试点始于1985年,在20多年的移民工作中,哪里有移民,哪里就有移民干部的身影。   现任重庆市开县丰乐街道办事处主任的郑小林,在移民一线一干就是6年。为了完成移民任务,他曾让年迈的母亲独自一人安葬死去的弟弟,曾为了抢救4名受重伤的移民兄弟而把准备送女儿到重庆读重点高中的3万元钱悄悄地打进了医院的账户。每当有人提起这些,他总说:“我只是忠实地履行了一名普通党员干部应尽的职责,虽然也作出了一些个人利益和情感的牺牲,但跟广大移民乡亲为国家别离故土远迁他乡的大义壮举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万州区太龙镇一村的支部书记牟一安,在外迁前,全家户口已经转到万州城区,自己不属于移民。但当他看到外迁工作无法推动时,主动将自己的户口迁回农村,转为移民身份,带头外迁,在他的感染下,全村群众顺利外迁。   在三峡百万大移民这场艰苦卓绝的攻坚战中,有成千上万个像郑小林、牟一安一样的移民干部。他们中有在云阳县老城搬迁中累死在工作岗位上的向诗凤;有距离退休仅有4天,执意要站好移民工作最后一班岗,在去移民家处理事情的路上被滚滚洪水卷走的冯春阳;有因为劳累过度,年仅37岁就被晚期肝癌夺走了生命的忠县监察局副局长张兰权;有给移民做工作直到声音嘶哑只能靠纸条与同事交流工作,最终因为癌症告别了这个世界的向天文。   面对相对贫瘠的土地,面对外迁陌生的家园,三峡移民正在谱写一曲艰苦创业、奋力拼搏的凯歌   每一个三峡移民,都有一部独特的创业史。无论是重庆市云阳县姚坪村移民模范汪学才,还是重庆市万州区新田镇五溪村党员移民冉振爱,以及千千万万的就近后靠三峡移民,无不是经过自己不断的勤学苦干,艰苦创业,开辟了一片新天地。   重庆云阳县水磨乡移民覃敬明,外迁到江苏省东台市三仓镇新五村后,不等不靠,带领全家人种大棚蔬菜,开药店,兴办养猪场,年收入近10万元。在2004年春节时,他想出一副对联,上联是:舍老家移民江苏顾大局,下联是:建新家自力更生早致富,横批是:不等不要;外迁到安徽省芜湖市的重庆开县丰乐镇14户移民白手起家,在当地办起了“三峡移民美食街”,成为远近闻名的餐饮品牌,他们也很快走上了致富道路。   为实现“移得出、安得稳、逐步能致富”的移民安置目标,实现三峡库区的繁荣,在党中央和国务院的领导下,全国20个省市、10个大城市和50多个国家部委采取了多种形式对三峡库区实行对口支援,鼓励名优企业到三峡库区投资建厂,在这块生产生活条件并不优良的地区一时间云集了杭州娃哈哈、北京汇源、青岛海尔等上百家知名企业。上海市注重“造血”、“输血”项目并举,在财政预算中专门设立了扶持万州区五桥产业发展的专项基金,重点用于招商引资,扶持重点产业;杭州娃哈哈集团出资4000万元,与重庆涪陵区3家特困搬迁企业共同组建的娃哈哈集团涪陵分公司,成了名优企业与移民搬迁企业合作、合资最为成功的典型,目前该公司年销售收入3.6亿元,利税6000万元,是重庆市工业企业50强之一。   统计数据表明,三峡库区各区县10多年来地区生产总值普遍增长,农村移民人均纯收入增长明显。走在库区的新城里,一条条大道纵横铺展,一幢幢高楼拔地而起,一个欣欣向荣、充满朝气的三峡库区正在拼搏中崛起、在高歌中奋进。

    三峡工程大移民纪实

    古老三峡的十年巨变,向世人证明:中国人不仅能修建世界一流的水利工程,还能够实施世界上难度最大的水利移民工程。 三峡大移民,一部雄浑的史诗。 一 6月1日,三峡大坝正式下闸蓄水,坝前水位正在一天天升高,挡一江激流的大坝更加雄伟、壮观。 傲然屹立的三峡大坝,物理构成是坚不可摧的钢筋混凝土,精神基石则是百万移民的无私奉献。 移民,是困扰全世界水利工程的共同难题,国外不乏因移民问题影响工程进度甚至下马的先例。 三峡浩大的移民工程,世界水利史上亘古未有。根据规划,三峡蓄水至175米水位时,最终移民将达120万人。这相当于一个欧洲中等国家的人口,是此前世界最大的水利工程伊泰普电站移民的28倍! 三峡工程成败关键在移民。破解这道世界级难题的“金钥匙”,已经牢牢掌握在我省和重庆库区人民的手中。 4月27日,三峡二期移民工程通过国务院最终验收。 这是一个令人激动感怀的标志:三峡移民用泪水和汗水浇筑的大坝之基已经筑牢了,走在了工程设计的前面,完全能适应大坝初期蓄水的需要! 10年来,三峡库区已搬迁、安置移民72万多人。其中我省库区夷陵、秭归、兴山、巴东已搬迁移民184613人,占全部计划的90%以上。 二 童庄河涨水了。尽管知道这一天迟早要来,73岁的郑家发还是情不自禁地流泪了。 三峡大坝蓄水,横穿秭归县郭家坝镇的童庄河上涨。从山底搬到山上的移民郑家发,推开窗户就能看见,解放初带领全村百姓苦干4年开垦的百亩良田渐渐没入水中。 故土难离,始终是千百年来积淀在中国百姓心中的情结。然而,为了国家大计,为了民族大业,库区儿女挥别家园,为三峡工程让路。 我们怎能忘记? 1992年10月,三峡工程施工准备期。秭归杨贵店村70多岁的老党员谭得训说服4个儿子,全家老少拆掉4间大瓦房,搬进了临时帐蓬,这是三峡百万移民搬迁第一户。随后,轰鸣的挖土机在他拆除的宅基地里铲出三峡工程第一铲土。 我们怎能忘记? 1995年4月10日,桃花盛开。秭归向家店村46户王昭君的后裔,含泪跪拜祖先的灵位,从当年昭君入宫的出发地香溪河口,乘坐木船顺江而下,远迁宜昌市伍家岗区。 我们又怎能忘记? 移民郑玉枝,搬迁时即将分娩,最后在临时帐篷里生下孩子,取名路生;移民李自淑落户伍家岗灵宝村,她的父亲和小弟、妹妹迁到了枝江,另一个弟弟迁到远安,一家分成了三地。 奉献,是一颗种子,洒遍峡江两岸。10年风雨,三峡库区移民搬迁的感人故事,不胜枚举。 记者采访了数十名移民,没有一个人说“我为三峡作了贡献”,但雄伟的三峡大坝,将永远铭刻着他们的名字。 2002年,中央电视台评选“感动中国”年度人物,百万三峡移民获得特别大奖。 我们庆幸,我们自豪,为可敬可爱的三峡移民。 三 5月30日,记者来到巴东县最早搬迁的移民村——官渡口镇西壤口村。1998年,村里500多名三峡移民全部后靠搬迁。 在村里一间副食店,刚从黄姜地里回来的店老板谭明说,刚搬迁时,村里分了柑桔地,后来桔树老化了。前年起,镇财政所提供贷款,实行保护价收购,鼓励移民种植黄姜。现在,每亩黄姜可收入两三千元。 谭明的家紧靠公路,是幢两层小洋楼。村主任胡胜带记者走上谭明家的屋顶,指着正在施工的巴东长江大桥说:“明年大桥通车,官渡到西壤口的沥青路建成,出山将更加便捷。” 移民能否“搬得出,稳得住、逐步能致富”,不仅是简单的经济问题,更事关社会发展大局。 党和政府把移民的发展权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早在三峡工程动工前,三峡库区进行了8年移民试点。1986年到1993年,秭归县一个叫水田坝的弹丸之地一度成了世界焦点。水田坝乡的230户、750个农民,用8年实践为三峡工程探出了开发性移民的崭新路子。 1993年,国务院发布《长江三峡工程建设移民条例》,把开发性移民方针写进了条例的第一章。 10年移民路,从秭归、兴山到巴东,一个又一个“水田坝”在峡江两岸涌现:“线上一条路,沿路一排房,房后一片园”的农民一条街模式,“靠路安居城镇化,靠山乐业基地化,靠游兴村特色化”的城乡一体化模式,“一户一个院,一人一亩田,统一水电路,自然连成片”的庭园模式……三峡人的伟大创造力在紧锣密鼓的大移民中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 三峡库区人多地少,后靠方式安置的农村移民,耕地分配不足,一度出现新的坡改梯运动,造成新的水土流失和生态破坏。为此,1999年,国家进一步调整三峡工程移民政策,把本地安置与异地安置、集中安置与分散安置、政府安置与自找门路安置相结合,库区13万多移民分别被安置到11个省市。其中,我省出县外迁安置25000人,分布在省内宜昌、荆州等地28个安置点。 在宜昌伍家岗区灵宝村9组外迁移民安置点,移民李自淑告诉记者:“交通方便不说,找工作的机会多多了。”灵宝9组的成员是86户移民,清一色的两层预制结构楼房,形成了一条长达500多米的街道。组长王鲜和说,从长远看,灵宝的发展前景肯定要比老家强。 四 三峡大移民,决不是百万人口的简单重组。它所引发的巨大社会变迁,绝不亚于三峡自然景观的沧海桑田变化。 三峡工程,为三峡库区注入了活力。 三峡工程至今投资910亿元,其中移民资金330多亿元,占三分之一强。过去十年,二期蓄水涉及的库区12个县区,固定资产投资增长了10倍,农民人均纯收入年均增长17.74%。 10年来,我省三峡库区接受对口支援项目1614个,引进资金30余亿元,哈哈、汇源果汁、均瑶牛奶、森达、维维、双汇、椰风等国内知名品牌落户库区。 安排移民生产生活、建设新城新镇、调整经济结构、改善基础设施……三峡库区自然资源、社会资源和经济资源得到全方位整合、重组,库区社会经济结构跃升,展示出了更加美好的发展前景。

    高坝筑起人生路

    曹广晶(1964— ),山东邹平人。1985年毕业于华东水利学院港口及航道工程专业。大学毕业后分配至中国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筹建处工作,参加过当时国内最大水电站葛洲坝工程建设,全过程地参与了三峡工程的论证工作、科研及前期实施规划工作。 参与国家八五重大科技攻关项目“三峡工程科学管理规划研究”,该项目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主持九五国家重大技术装备“三峡引进设备消化吸收研究”等五个课题研究工作。2002年元月被任命为三峡总公司副总经理。   高坝筑起人生路 朋友,你到过三峡吗?当你畅游于那长长画廊之中时,你是否感觉到乐曲般的浪漫;当你站在巍然耸立的三峡大坝前,你是否能够体验到“渺小与伟大”的真正含义? 我们所要讲述的主人公,就是这巍巍高坝的建设者之一,我们的校友曹广晶,中国三峡总公司副总经理,大家都亲切地称呼他——曹总。 抓住机遇 迈向成功 1985年,曹广晶带着华东水利学院港航专业的毕业证书,带着对昔日美好校园生活的回忆,怀着对未来水利人生的憧憬,走出了校门,走出了令他难忘的西康路1号。 曹广晶出身于山东邹平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大学毕业时,已经考上了研究生的他,却出人意料地选择了另外一条人生道路——来到远离家乡的三峡。当时,万里长江第一坝——葛洲坝工程建设已经进入尾声,根据国家的布署,举世瞩目的三峡工程开始紧锣密鼓的筹备工作。这可是世界第一的大坝,是中国人梦想了几十年的宏伟工程。仅仅是一次短短的接触,便使他下定决心,立志成为一名三峡工程的建设者。这一年,他才21岁。 然而好事多磨。三峡工程并没有像当初设想的那样,在葛洲坝工程差不多建完时,立即上马,而是经过了曲折漫长的论证和准备过程。这对于满腔热情准备投入到轰轰烈烈的工程建设中的年轻人来讲,无疑是一个沉重打击。由于工程不上马,没有什么具体事情可做,因此不少人就以打牌、下棋、闲聊打发业余时光。但曹广晶并没有消沉,他不愿虚度光阴,较多的空闲时间正好是一个学习的好机会,几乎每天晚上都是在办公室度过,学习外语和计算机知识。“我不能浪费任何一秒时间”,他总是这样勉励自己。正是这种惜时如金的精神,使他的英语水平有了很大提高。 1986年至1988年,是三峡工程论证阶段。这堪称国家水利界的盛事,不仅是国内历史上,就是在国际上也是空前的,共有国内400多位知名专家、学者先后参加了这个世纪工程的论证。在此期间,曹广晶有幸接触到了许多国内知名的水利水电行业专家、学者。好学的他不放过任何学习机会,像块海绵一样,尽量从专家那里汲取各方面的知识充实自己。回忆起这段学习经历,曹广晶眼里充满了求知的光芒,“那时,虽然没有具体工程可做,但我学到了好多。”就这样,曹广晶通过踏实努力,学到大量对自己有用的专业知识,英语水平也得到了进一步提高。 1988年,他又回到作别3年的母校,潜心攻读钻研,于1990年12月拿到了河海大学水力发电工程专业硕士学位。心系三峡,毕业后他又立即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 1991年至1993年,三峡工程和三峡总公司筹建处进入最艰难阶段。作为一个三峡人,曹广晶已将工程视为自己的精神支柱,他更加努力地埋头搞前期规划,对许多问题都作了深入细致的研究,为将来投身三峡工程建设作了大量的技术准备。 1992年4月3日,是一个令曹广晶终身难忘的日子,这一天,全国七届人大五次会议通过了《关于兴建三峡工程的决议》,中国人梦想了70余载,论证了40余年,终于有了结果。 1993年9月27日,中国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简称中国三峡总公司)在宜昌正式成立。经过多年刻苦学习锻炼出的英语水平有了用武之地,在与国外专家进行业务洽谈时,一口流利的英语使他脱颖而出,赢得了领导和同事们的一致好评。 “付出了,总会有收获。”曹广晶深切地体会到。 总公司成立以后,曹广晶一直在工程技术部从事技术管理工作。由于三峡总公司刚刚组建,前后方工作未能很好地协调,工程技术部很多具体工作很难开展。对三峡工程已经着了魔的曹广晶非常着急,但他清楚,自己满腔热情和知识总有一天会派上用场。他一边进行着日常工作,一边默默等待着,等待着机遇的到来,他作好了一切准备…… 1995年,三峡工程建设遇上了一个重大难题——二期大坝施工。大家知道,如果用三峡二期大坝的混凝土筑成一道一米高、一米厚的墙,可以从宜昌筑到北京!而这样多的混凝土,又要在短短3年多的时间内浇完,施工强度在世界水电史上是前所未有的,无论是从技术上还是从组织管理上,都是极大的挑战。 要完成这一难题,首先要解决的是大坝的施工方案,施工方案是决定工程进度和质量的关键。由于三峡大坝的特殊性,必须对各种施工方案进行充分论证和评价,在此基础上拟定新的施工方案,这需要建立在对工程结构、各不同工序之间的施工特性以及工程进度的认真分析的基础上,同时也要对施工设备进行深入分析,需要突破传统的思维模式。当时曹广晶和他的同事们是主动请缨扛起设计施工方案重任的。但是,这一举动所遇到的困难却是始料未及的,技术上的问题虽然很棘手,但是通过下功夫深入分析、研究和请教专家,似乎并不特别困难,而人际关系的复杂性所增加的心理压力却是难以承受的。由于技术观点的不同,甚至会造成人际关系的紧张,实在是难以理解。对于各种冷言冷语,甚至冷嘲热讽,曹广晶却没有退缩,在白眼、讥讽向他袭来时,他付之一笑,埋头继续工作,不敢有丝毫松懈,对于每一个施工细节的论证,都会经过深思熟虑。他和他的同事们为了施工方案的准确与严谨,曾跑到千里之外的北京去查阅资料,并虚心向专家请教。 经过详细论证的方案终于得到了总公司的肯定并被采纳,但是方案能否顺利实施,能否取得成功,还有许多迷惑、怀疑的目光,有的人甚至在等着看笑话。 “付出了,总会有收获。”还是这句老话。曹广晶踏实的工作作风以及出色的工作成绩使他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他被任命为公司建设部厂坝项目部副主任。更令他兴奋的,是他可以作为主要人员参与大坝的全面工作,将自己亲自设计的施工方案付诸实施,从技术方案论证到现场的组织实施,从设备采购谈判到现场组织安装,他各方面的才华都得到了充分的施展。 面对事业上的一次次成功,曹广晶坦率地讲:“如果我的这些算作成功的话,那么成功的条件就是我抓住了机遇。但是有一点,机遇只会垂青于有准备的人。” 不错,机遇,就像一颗流星,转瞬即逝,面对这颗“流星”的有三种人,一种人望着天空渐渐睡着了,醒来后大声抱怨根本没有什么流星;另一种人,望着天空,流星划过时,他惊叫道:“啊!流星!”却只将它存在于自己的回忆中;第三种人,准备好相机,调好焦距和光圈,默默地等待着,当流星划过的刹那,敏捷地按下快门,拍下了一张美丽的相片,获得了大奖。您看,我们的曹总,属于其中哪一种呢? 大江有尽头 事业无止境 面对鲜花和掌声,曹广晶没有停止对事业的追求,三峡工程进入施工阶段,他出色地发挥了自己的领导才能。由于主供货商是一家不大的公司,它的技术和信誉度都不是很高。到了1999年,当所有工作序幕拉开后,施工迫在眉睫,但设备还没有到位。可以想象,出现这种情况,做为一线施工组织指挥的曹广晶当时背负着多么大的压力!他知道,如果设备供应跟不上,就没办法施工,整个工程建设就会延缓甚至停滞。真是那样的话,不仅会给国家带来巨大的财产损失,还将在国际上产生不良的政治影响。曹广晶没有惧怕,更没有推诿,在千头万绪的工作中抓住了主要矛盾。他一方面高效率地与各个国家的供货负责人谈判,另一方面积极想办法,弥补由于供货晚所带来的其他损失,终于在工程最关键、最紧张的时刻,通过不断地与美国、日本、法国等供货商谈判、交涉,在供货滞后近一年的情况下,保证了工程的正常进行。 塔带机,是三峡工程采用的一种新型混凝土浇筑设备,它集水平运输与垂直运输于一体,通过皮带机将拌匀的混凝土直接送达浇筑仓面,具有运输速度快、效率高等优点。但它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是一个高近百米,臂长近百米的庞然大物。施工队伍没有安装经验,供货厂家在供货进度、供货质量、技术服务等各方面都存在着无数的问题。多少次,曹广晶亲自爬上塔带机,夏日炽热的阳光将这些铁家伙烤得火热,手上烫起了水泡,他忍着;爬上高高的机器,一阵阵眩晕,他顶着。试想,在1平方公里的区域内,几万人、几家施工单位昼夜不停地同时作业,上百台大型施工设备运转,几十家设备供应厂家,矛盾的集中点便是现场管理部门,每天该有多少事情发生。无论是烈日当头,还是寒风凛冽,每当在安装或运行中遇到问题时,曹广晶的身影便会马上出现在施工现场,耐心地协调有关问题的处理,及时排除障碍。为此,曹广晶不知有过多少个不眠之夜,不知有多少次夜半三更赶赴现场处理问题,更不用谈什么节假日了,他生活中的日期,总是按工程的进度来计算和排列的。 塔带机安装经历是最令人难忘的。那段时间,几乎每天都是在争吵当中度过的,参与工作的每一个人好像都变得特别容易激动和暴躁。当经过近一年的努力,最后一台塔带机和供料线安装投产时,曹广晶和他的每一个同事再也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如释重负一般。一个外籍技术人员更是花了5000元买了整整一车鞭炮噼里啪啦放起来。他从来没有感受到那震耳的鞭炮声会有这样的作用,仿佛长时间憋在心里的郁闷、怨气和烦恼统统地发泄出来,真的是心花怒放。曹广晶挥一挥衣袖,抹去额头上的汗珠子,疲劳、怨气都随着鞭炮声变得烟消云散,刚毅的面庞露出了难得的轻松和微笑…… 他的血汗,终于浇筑出累累硕果。在塔带机的轰鸣声中,三峡工地捷报频传,大坝主体混凝土浇筑每年都超额完成任务。1999年——三峡二期工程全面浇筑混凝土的第一年,全工地共完成混凝土浇筑458万方,创造了世界纪录,2000年和2001年又两次刷新了这个记录。 2002年,三峡大坝左岸厂房坝段和泄流坝段主体已展露雄姿,屹立在大江之中,可以说二期工程施工大局已定。曹广晶也被任命为三峡总公司副总经理。 曹广晶在战胜种种艰难险阻时所表现出的坚定不移百折不挠的自信,并不是凭空而来,踏踏实实做事,踏踏实实做人是曹广晶自信的基石。在大学时,他给老师的印象就是一个踏实的学生,对于知识,不会的就是不会,学会的就一定是完完全全的掌握。在考试时,即使有机会看到别人的答案,他也会自觉或是本能地拒绝。“即使抄袭得了高分,知识还是没掌握,那不是自己的真本事,有什么用呢?”朴实的话语流露出曹广晶踏实做人的原则。 站在坝前…… 长达2000多米,高185米的三峡大坝,可称世界之最。这样一个庞然大物,无论是站在坝底厂房前仰视,或是在坛子岭(三峡坝区最高点)上鸟瞰,每个人都会感受到它的磅礴气势。然而我们的三峡建设者则更多出几分自豪,多出几分亲切。曹广晶每每望着这座凝结有自己汗水的高坝,都会有一种亲切地感觉,像一个母亲深情地看着自己用乳汁喂大的孩子。在一个原本荒凉的中堡岛上,勘测,设计,截流,筑坝。他回忆起关于它的故事:1998年,李鹏委员长来三峡坝区视察,当时大江上下游围堰中的水已被抽干,李鹏夫人兴奋地一直下到基坑底,去仔细地看长江江底的“尊容”。她的这一举动感染了当时在场的所有的人。是啊!在这里奔流了千万年的滚滚江水,竟被我们改了道,隐藏了亿万年的江底也在我们面前露出了真面目! 大坝是人类创造的驯服江河、利用自然的奇迹。在这种人类奇迹面前,在混凝土筑起的高坝前,不仅仅是普通人,就连世界上的著名政治家,也会低下骄傲的头颅。美国总统罗斯福在胡佛大坝落成典礼上,曾深切地感叹道:“我来了,我看了,我服了!”印度前总理尼赫鲁在视察一座大坝时说:“多么宏伟的工程!只有那些具有坚强意志的人们才有资格来建设它!” 曹广晶虽然不是一位政治家,但却与他们有着相同的感触,面对大坝,他感到人是多么渺小,厂坝内的每组发电机都有一座艾菲尔铁塔的重量。人类对于大坝,对于大型机械显得多么弱小。但是曹广晶知道这大坝的一切是我们千千万万三峡建设者用智慧、用勇气、用汗水甚至生命浇筑而成,人类又是多么伟大——伟大的想象力,伟大的创造力! 作为三峡工程坝区的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主任,曹广晶对于“三峡精神”做了很透彻的研究,感触很深。他说,三峡工程是一座精神资源的宝库,它蕴涵了三峡建设者表现出的爱国主义精神和科学求实、无私奉献、开拓进取、团结协作的精神。“三峡大坝不仅仅是简单的钢筋、混凝土的堆积,而且是国家意志、民族信心、民族精神的象征,也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技术实力的体现,是全国人民的信心和力量铸就了三峡大坝。”对于“三峡精神”,曹广晶侃侃而谈。确实,三峡是一座宝库,是自然资源的宝库,亦是一座精神的宝库。而曹广晶,正是这座宝库的发掘者,他在发掘这千万千瓦水能资源的同时,也在发掘并光大着我们中华民族的精神传统。 情系河海 以水为上 曹广晶在事业上不断取得成功,他从来没有忘记母校对自己的培养,并一直关注着河海的发展。“我是从河海走出来的,清凉山下,石头城边,总共7年多的时光,我得到了宝贵的知识,是河海培养了我,可以说没有河海就没有现在的我。在华东水利学院建院50周年之际,我向母校献上最真诚的祝福!” 在三峡总公司,有80多名员工来自河海,他们都是三峡建设中重要的技术力量。不过,对于母校,曹广晶更多的是一种忧虑:“现在,人们的功利性都很强,很少有人愿意去学水利,搞水利。他们觉得水利已是夕阳学科,对个人发展限制很大。也有好多河海的学生抱怨河海大学的排名很低,其实那种排名方式是不科学的。一所大学的综合实力,怎能简单地量化成一个数值?以依靠学校排名提高自己身价的学生,何不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提高学校的声誉?毕竟,学校的发展也有我们学生的责任啊!如果我们的毕业生能够在国家的相应部门中起到重要作用,那么河海的影响力就大多了。学校的壮大,对我们的学生也是一种支撑。有句话这样讲:‘今天我以母校为荣,明天母校以我为荣!’” 很多人认为水利是一门夕阳学科,作为一名水利人,曹广晶对此不以为然:水利是一门古老的学科,这门学科是伴随着人类文明的诞生而发展起来的。从中华民族来讲,水利科学可以追溯到远古社会的尧、舜、禹的治水,而禹正是以治水闻名的国君,可见水利在当时的重要性,对其他民族来讲也是如此,如古埃及的文明就是由水利贯穿始终,甚至一年的365天就是根据尼罗河的泛滥周期推算出来的。可以说水利是众多理工学科中历史最悠久的。历史悠久,并不能说明它是“夕阳”,水利是永恒的,因为只有兴水利、除水害,才能使国家安定,人民幸福。随着经济的发展,水也是重要的战略资源,从某种程度上说,对某些地区,可能是比油更加宝贵的资源。国家充分肯定了水利的重要性,据统计,自1998年至2002年,中央财政在水利上的投资占建国50多年总投资的70%。曹广晶对此很高兴,他的心里充满了对水利事业的信心。正是这种信心,支持他在三峡水利事业上一干就是近20年,而且还要继续干下去,为水利献出一生。 “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是曹广晶最为欣赏的一句话,这也是他人格的真实写照。为了“以水为上”的信念,他付出了很大的代价,追求水利,使他无暇顾及其他。曹广晶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但他却不能够做一个称职的丈夫和父亲。繁忙的工作使他无法顾及自己的家庭,一周才回家一次,周六、周日也在工地度过。他很少享受一家三口的天伦之乐,却时时在坝下感受着从江面吹来的冷风;他没有时间在万家灯火时仔细端详妻子孩子的笑脸,却常常在工地的碘钨灯下深情地望着工友淌汗的脊梁。谁不想过上美满的家庭生活?但是,曹广晶明白自己肩头的责任,三峡工程是祖国的千秋大业,他不能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怠慢工作。舍小家,保大家,曹广晶用自己的行动为三峡精神做了最好的诠释。 面带微笑,满脸却写满坚毅的“曹总”,在谈判桌前,他西装革履,是一位现代的企业家;施工工地上,他头戴安全帽,又成为一名蓝领工人;面对一摞摞的书籍、图纸和资料,他还是一位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一个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的专家。 “无论是企业家、蓝领或是工程师,我永远属于三峡,属于水利,属于人民!” 几度风雨,几度春秋,已近不惑之年的曹总把自己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留在了三峡,和所有勤劳的三峡建设者一起,用自己的青春,用自己的智慧和汗水,浇筑起这巍巍高坝,浇筑起他绚丽的人生。

    工程图片

    Engineering graphics

    < >

    新闻报道

    News reports

    三峡水库拦蓄“2018年长江第1号洪水” 削峰近三成

    东方网-东方新闻-中国新闻-三峡水库拦蓄“2018年长江第1号洪水” 削峰近三成-三峡电站 三峡水库 长江上游 三峡梯调中心 梯级水库

    改革开放40周年:水电中国造福世界

    三峡水电站开闸放水壮观场景四川锦屏一级水电站高三百零五米,创世界拱坝高度纪录埃塞俄比亚吉布Ⅲ水电站由中方承建,有“非洲三峡工程”美誉三峡工程远景中方参与建设的马来西亚巴贡水电站(本文图片来自百度)对于我们中华民族而言

    中企在马来西亚参建这个“三峡工程” 曾拿下大奖

    原标题:水电中国造福世界(改革开放40周年科技系列报道之能源篇⑥)本报记者张保淑对于我们中华民族而言,大自然仿佛显得格外眷顾,灵巧的造化之手在这块锦绣大地上“勾勒”出万千河流,有黄河、长江、澜沧江,有淮河、黑龙江、雅鲁藏布江……数千年来,它

    工程视频

    Engineering video

    相关文献

    Related literature

    互动板块

    Interactive section

    网友评论 您的观点仅代表您本人,请文明发言,严禁散播谣言和诽谤他人